斯多葛與柏拉圖後人共識為有德的生命,為真正幸福的生命,不過中譯幸福會有所誤解,而英譯的 Felicity 亦為如此

美德是貫穿整部對話錄的詞,雖然這部份在現代哲史中只被略略歸為「柏拉圖的倫理學」,但這不止關乎倫理,它關乎對話錄世界觀的一切

而現代哲史所重的「理型論」,其實重要性不及美德,數天形音四學也是從於德性之後

美德在對話錄的地位不止被歸為倫理,是因為美德的泉源並不是法律、社會規範,而更接近靈魂的感覺,人的美德的深化與其追從法律社會規範不完全有關,而與其對世界的理解有關

對世界理解深化,德性亦自然深化,兩者是不可以分割的

斯多葛與柏拉圖的目標之一是即使受到命運女神的打擊,亦保持靈魂的平靜

這是一個目標而不是一個規範,因著它與美德同樣不來自於努力與交易,它來自於對世界的理解,和靈魂的和諧

人若在極大的逆境中仍然注視於美德,則我們可稱之為英雄和哲賢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aimen 的頭像
Laimen

Metaphysics Correspondence

Lai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