採取新柏拉圖詮釋對話錄的觀點的人們,通常很不會完全接受「思想發展觀」,

認為後人藉前人的思想發展出新一階的思想,比如希臘古哲先問「甚麼為真」,後人再發展成「如何認識真」,再後的後人則是「何如實踐真」

思想發展觀類比的「模型」多少受科學發展觀的影響,其中也隱含前人的注意力只在他們該時代提出的問題

我自己認為並非這樣,這種模式不能套在古聖賢上,他們問的問題已經包含了後人延伸出來的詮釋,並非聖賢想不到,而是延伸詮釋是後人的事

古聖賢多少是受到眾神啟發,他們像是在歷史上突發的閃光,後人也是只接著這些閃耀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aimen 的頭像
Laimen

Metaphysics Correspondence

Lai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