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iordano Bruno 在天文學史上被記為因日心說而犠牲於羅馬教廷之手,那一年正是基督教元年的 16 個百年後;然而 Bruno 的日心說不足以將自己推入火海,而是他各方面的異端邪說,受意大利文藝復興的影響,他相信古典眾神觀,讀異教色彩濃厚的著作;若果 Bruno 將自己的信仰默而不言,他就不會死於公元 1600 年
  
  同時代的克蔔勒在 Bruno 死後 4 年後還可以觀察超新星,克蔔勒的信仰同樣不能共容於當時的羅馬教廷,然而兩人的分別是有沒有公諸於世...
  
   Bruno 如此並不因科學而死,哥白尼、伽裡略、克蔔勒的困境並不與 Bruno 相同,Bruno 更多是因信仰而死

+

 Pico della Mirandola 出生時,Marsilio Ficino 正將對話錄翻譯為拉丁文;Ficino 的年輕朋友 Pico 並不像 Ficino 一樣靜默,年輕旺盛的活力令到他樂於辯論,無論對手是不是羅馬教廷;最終梵諦岡與年輕人交手的結果是打和,但 Pico 雄辯的 900 條將為後世所記
  
  盡管逃脫教廷的靈魂淨化,但命運卻沒有令 Pico 的生命延長多少,在 31 歲那一年 Pico 被毒死,Marsilio 失去了他這位不怕死的朋友
  
  Pico della Mirandola 這位年輕貴族為家中幼子,當他來到佛羅倫斯遇到 Marsilio Ficino 和當時梅迪奇家族的族首 Lorenzo 時,Ficino 已是 50 歲左右;就 Pico 好辯和無視羅馬教廷的情況下,可想沒有梅迪奇的 Lorenzo 保護,他的活力能延長多久
  
  後來 Pico 和 Lorenzo 的一位侄子的妻子墮下愛河,兩人私奔卻被阻止,Pico 差點為這件丘比特的其中一箭而付上性命,最後是 Lorenzo 介入 Pico 才得以全身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aimen 的頭像
Laimen

Metaphysics Correspondence

Lai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