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會飲篇(Symposium)》其中有一個神話故事,認為人類最初有三種,一種是男性、一種是女性、一種是雌雄同體;其中男性屬於太陽,女性屬於大地,而雌雄同體屬於太陽與大地中間的月亮
  
  太陽高於月亮,月亮高於地球,是否代表著柏拉圖其中重男而輕女呢?我認為這並非如此,例如《理想國》中即有不少男女平等的段落,《會飲篇》這個神話的意義需要由另一個預定前題去詮釋
  
  男性代表著「主動」,而女性代表著「被動」,雌雄同體則是「主動同時被動」,在對話錄的世界觀中,「主動」永遠高於「被動」,例如眾神對應「主動」,而眾人對應「被動」
  
   為何主動一定要高於被動?這涉及到對話錄中一系列的對應安排,在《會飲篇》的神話中,我們也可以將男性對應「精神」,雌雄同體對應「靈魂」,女性對應「身體」;或者男性對應「較高靈魂」,雌雄同體對應「較低靈魂」,女性對應「身體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aimen 的頭像
Laimen

Metaphysics Correspondence

Lai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